6.1 卧室游乐园 Bedroom Wonderland pres. 大包子 DaBozz

Contact: Alice Chan

DaBozz: 我是绝对的浪漫,极度的悲观

嘻哈系女性创作歌手DaBozz的音乐以率真的音乐形式勾勒出神经质的幻想,有洁癖的崇拜、青春的残酷以及高密度的心事。她用谨慎窥视、斗胆窃听的方式,捕捉那些漂浮在身边有着千丝万缕联系着事物的词句和旋律。

(图片由武汉VOX Livehouse提供)

初踏音乐之路

DaBozz在中学时接触并喜欢上了摇滚乐,那时候她义无反顾地和朋友组建了乐队,并且尝试着写自己的作品。她说,“组乐队就像谈恋爱,遇到合适的队友也需要缘分”。再加上她本人又是一个社交苦手,不善于与人沟通,后来乐队遇到瓶颈期时,她便开始了说唱。

有一天,她在家里的电脑里下载了一张日本东京事变的专辑,她被主唱椎名林檎的音乐彻底折服了。原来这就是她自己想要做,却怎么也做不出的摇滚乐。椎名林檎给了她很多音乐上的养分和灵感。她说,“她像一个博物馆,而我学习的不仅仅是外在的音乐形式,更多的是她美学艺术的内核”。

嘻哈是她面对现实选择的最便利的一种音乐形式,但绝对不是她唯一擅长的方式。如果将来有好的契机,她还是会选择重新做摇滚乐。

音乐风格即人格

今年年初,DaBozz辞去在金融类国企上班的铁饭碗,专心做一个全职音乐人。她说,即便知道自己将来会顶着巨大的经济压力、入不敷出,也不情愿将自己的时间在那些繁杂、无聊中被浪费。

DaBozz早期的作品风格比较Jazzy,以至于曾有不少人将她与台湾说唱歌手蛋堡相比较,甚至给她贴上了“女版蛋堡”的标签。

“我也很喜欢蛋堡,这个标签简直是在恭维我。我早期的作品确实比较轻淡、精巧,跟蛋堡前几张唱片的风格类似。后来蛋堡的作品也发生了不少的变化,逐渐偏向自我探索,而不是单单只有那种朗朗上口的Jazz-hiphop。风格即人格,人的状态的改变会导致作品的改变。”

最美的不是表象,是内核

人们常常用第一张唱片来给音乐人或是乐队做最基础的定位,这个基础的定位又可能在日后被打破,然而更多的是在这个定位里找自己的方向。《纯白之夜》是DaBozz的第一张作品,于她而言是非常重要的。她说她想用自己的第一张作品去奠定她的审美。

除了椎名林檎,佐井好子的作品也给她带来了不少灵感。《纯白之夜》这首歌的创作灵感来自寺山修司的一首诗:“海是巨大的丢失物/太过大的缘故/那里的遗忘中心也不去收容”。

志贺理江子的摄影集《螺旋海岸》,也给了她不少的灵感,这些灵感慢慢构成了《纯白之夜》的脉络。而对于专辑的名字,三岛由纪夫的同名小说《纯白之夜》,字数不多不少,恰如其分,算是一种唯美的巧合,也算是一种灵感的刺激。

野心就是要对得起自己

艺术创作最大的矛盾在于,艺术家是否能创作出令自己满意的作品,是否能完整地表达自己的审美趣味。DaBozz说,自己目前的水平只能七成,还有三成需要慢慢的摸索着提高自己各方面的能力,以期将自己的审美趣味完美地传达给受众。

风水轮流转,今年终于轮到嘻哈了。此前她说:“我知道今年是嘻哈大年,但我突然不想做嘻哈了,我会去做我现在更感兴趣的音乐。”

她可以将嘻哈轻拿轻放,也能玩转Trip-hop,对Dream pop有独到的诠释,甚至也能让自己迷幻、性感的嗓音在车库摇滚中爆发出惊人的能量,DaBozz的潜力远不止你在专辑中所听到的。她说所有的风格都应该服务于自己的精神内核,在音乐上她没有太大的野心,野心就是尽可能对得起自己。

Leave a Reply